欢迎来到特大户选址网

沈阳 [切换城市]

客服热线:400-616-6267

当前位置:首页 >> 厂库房资讯 >>正文

厂房二房东“一厂两租”?你只看到了冰山一角!

  最新发布    浏览


 

2018/6/1   来源:沈阳厂房网

 

调查厂房炒作重灾区东莞,一家注册资本6000万元的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浮出水面,出资占比53%的最大股东罗××出现在许多租赁合同中。引起笔者特别注意的不仅有企业注册资本规模,还有公司遍布东莞各地的租赁厂房,更有剪不断理还乱的连环官司。

 

虚增租赁面积致价格失真

 

在东莞市长安镇新民某工业园租赁厂房的某实业公司,20151213日起,向“厂房二房东”罗某某租赁厂房,租赁期为10年。签约15个月后的20173月份,罗某某声称厂方偷电,索要偷电及其它费用300万元。随后,罗某某用停电堵厂、威胁员工等方式逼厂方就范,工厂一次次陷入混乱,罗某某的要价也在讨价还价中一次次减少,最终企业付给罗某某60万元以求息事宁人。工厂老板陈先生说,经过偷电事件之后,70人的工厂走剩15人,客户基本走光,损失惨重,不得不向罗某某屈服。

 

紧接着,厂方从“厂房二房东”的其他租户里发现了同样的偷电事件,操作手法如出一辙,突然醒悟:原来罗某某用的疑似敲诈勒索手法,“偷电”不过是罗某某炮制的一个借口。于是,厂方向当地警方报警并获受理。

 

发现了罗某某的套路后,陈先生转而审视当年与罗某某签订的租赁合同,揭开了租赁合同背后的更多猫腻。

 

陈先生称,按惯例测量出工厂实际使用面积为1200多平方米,但合同面积是1750平方米,即虚增面积4成多。按照厂房57900元月租和合同面积计算,每平方米月租33元。若按实际使用面积1200平方米计算,每平方米月租高达48元。这样的租金价格,远远超出了当地市场公允价。

 

陈先生提供的一个尚未获得确切证据的信息是,罗某某与陈某某工厂签约租期是10年,而罗某某与一手房东的租期只有6年。

 

“一厂两租”早有判例

 

陈先生被“厂房二房东”罗某某虚增租赁面积的幅度惊呆了,没想到罗某某当初在租赁面积上做了手脚。

 

于是,陈先生试着搜索罗某某的租赁官司,找到2016年东莞市第二人民法院的一个判例。

 

就在陈某某与罗某某签约当月(201512月),虎×公司租赁“厂房二房东”罗某某位于虎门镇北栅南坊一处厂房第一层左侧一半(约757平方米),第二层左侧一半(约757平方米),宿舍楼第四层。

 

随后虎×公司准备装修厂房时发现,罗某某还将该处厂房租给了另一个工厂,疑似“一厂两租”,遂起诉到法院,要求解约并退回月租金2倍的保证金及利息。

 

法院审理查明,罗某某与房东案涉厂房共三层,建筑面积为3600平方米,即每一层1200平方米。罗某某除与虎×公司签约外,还与另一家企业签约,将案涉厂房第一层约1000平方米出租给该企业。但案涉厂房一层面积实际为1200平方米,罗某某出租给虎×公司及另一家企业的厂房一层面积合计约为1757平方米,两者相差约557平方米。这意味着一楼虚增面积达到46%,难怪承租工厂得出对方“一厂两租”的印象。

 

法院由此推断,罗某某能够交付给虎×公司的厂房面积可能远远小于合同约定的757平方米。

 

法院审理后确认双方租赁合同已经解除,限被告罗某某退还款项60000元,并支付利息。

 

这宗官司揭穿了罗某某的租赁面积欺诈真相,其虚增面积幅度与前述陈先生的遭遇相仿。

 

也许是受了这个判例影响,罗某某及公司其他股东在后续租赁合同中,基本不标注租赁面积,只约定一个打包价格,口头说明大约面积和月租单价。但许多承租企业反映,租赁厂房实际使用面积与罗某某的公司方面口头承诺不一,虚增面积严重,一般虚增幅度在三四成。

 

租赁也许只是噩梦的开始

 

据租赁“厂房二房东”罗某某厂房的部分企业反映,罗某某巧舌如簧,能言善辩,招商时为人豪爽,承诺的条件非常诱人,声称人脉广泛,可以帮助企业搞掂一切问题。但企业入驻后,罗某某方面就快速变脸,巧立名目宰客。

 

禁不起罗某某的折腾,有的承租企业希望将工厂设备搬走,另寻厂房,罗某某方面则用堵截的方式,不让企业撤离,充分利用了承租企业耗不起时间、禁不住停产折腾的软肋。

 

据业内人士反映,以罗某某为代表的部分“厂房二房东”,采用的经营手法有颇多相似之处。

 

一是私搭乱建虚增面积。园区里只要有空地,加一点遮雨棚之类就得按面积收取租金;

 

二是利用公摊虚增面积。不少“厂房二房东”按40%左右增幅计算公摊面积,如700平方米要按1000平方米收租;

 

三是单位面积溢价。如以前长安镇每平方米平均月租在十三四元,目前许多“厂房二房东”要价20元以上甚至25元;

 

四是电费溢价。当地供电公司平均工业用电单价为一度电0.9元左右,可开发票;但许多“厂房二房东”一度电收1.2元以上,还没发票给;

 

五是收取变压器座机费。“厂房二房东”多以基本电费名义征收这笔费用,往往一家企业一个月缴纳几千元,属重复收费项目;

 

六是炮制偷电事件。在电表归“厂房二房东”管理的情况下,“厂房二房东”不时诬称企业偷电,诱逼企业与“厂房二房东”一道证明清白,却被“厂房二房东”做了手脚,将所谓偷电行为坐实,随后逼使企业补缴大额电费和滞纳金;

 

七是借口公关收取公关费。在企业涉消防、环保、排污、变压器等问题上大包大揽,以帮企业为名收取公关费;

 

八是找借口索偿。有“厂房二房东”请的管理人员,找借口向承租企业索取好处费。